导航菜单

【古代言情】新月皎皎?夜深沉(8)

  八箭雨临危

  ??她语塞,喉间伤得很紧。

他脸上的霜冻再次融化了。 “去,为了你,我得走了。”

?走廊里很吵,夜龙心和明月夜都有人提起,还找到了隐隐的守卫。

?周云奇掌推,昨天修好的墙再次被推开,他抓住了新月的手,“最后的旅程仍然要你送我。”然后他跳了下来,这次他像飞行一样飞行。保持新月安全在你周围。降落时,您可以用脚趾触地。

? “有马吗?”他看着新月的红脸,黑色和白色的眼睛,盯着他看。

? “是。”在遇到周云怡的目光后,新月慌乱,恢复了凝视的凝视。这是他第三次被冷兵器包围。每当他如此小心,即使是在他昨晚没有失去力量的时候,他也尽力保护她,担心她受伤了。

猛烈的哨声响起后,一匹黑马从远处冲刺。它黑而明亮,强壮而挺直,看起来既骄傲又冷,看起来像冰山之美。他的身上没有马鞍,他在月牙儿的脸上停了下来。

? “这是我的马,它被称为木棉,非常人性化,但野性难以驯服,你可以骑它来看你的创造。”月牙白手舔着木棉舔鬃毛

?追逐士兵的声音越来越严重。

?周云一被他面前的马深深吸引。当他第一眼看到它时,他想起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月牙的火热外观,并将他的弯刀带到了他的愤怒之中。他的手试图将它贴在上面,它舔了舔头,然后避开了。

? “木棉乖乖,把他带出这里。时间紧,不要自豪。”新月与他的脸交谈,然后在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。

? “袁若峰,你无法逃脱!”明夜率被一些守卫追逐。守卫在他们手中有一个弓箭,只是等待在范围内跑,可以采取箭头和拉弓,这个时候不能抓住他我必须把他杀死。

? “美女,冒犯了。”周云一再一次伸手去触摸木棉,他的眼睛正对着它。

木棉不再躲闪,平静而平静,周云怡看到了机会,翻过马,他的腋下是温暖而强壮的木棉身体,等待着背上人的指示。

? “当你到达西边时,记得把它放回去,它就知道了。”新月不愿意抓住马,“善待它。”

弓箭手在范围范围内,快速整齐地排列,设置位置,弓是满的,箭头是在弦上,不得不发送。

? “走!”新月打开木棉,转身面对水云斋的箭阵,心脏纠缠在周云一的脸上。

? “汕头,会有一段时期。”周云珍突然夹住马的肚子,靠在马背上,木棉比箭头飞得更快。

?夜明月难以置信地看着箭头前的新月,看着周云一在木棉上快速飞舞,下唇咬出一丝血迹,她无法命令箭。

?突然间,夜龙心从箭阵后面腾空,一只手上的满月弓已经在等待。

? “阿切尔的箭射向天空。”他命令,所有弓箭手都指向天空的弓箭,然后立即按下箭头和雨,然后向上飞,然后在月牙顶部扫过弧形。在远处,周云奇追了上去,手中的箭龙心中充满了英雄和箭。

? “别!”新月的声音被箭射中了。她舔了舔牙齿,闭上了眼睛,尽力跳到空中,随意试图阻挡那些追逐周云生命的箭。

? “汕头,你疯了吗?”周云眼中的眼角扫过了这个和尚的场景,密密麻麻的箭射向了新月的娇小身体。他只是想阻止木棉,他看到一个比箭头更快的黑暗阴影,并将新月保护到他的怀里。

? “跑木棉,别停!”最后,新月大喊。

?木棉花载着周云一的速度加倍。头不回去。

?他俯身在厚厚的木棉鬃毛上,覆盖着自己的怨恨表情,虽然他知道黑色阴影能够保护这个愚蠢女孩的安全,但是他的心仍然疼,不恨她的阻挡箭头的人是她自己。

夜龙被新月的运动震惊了。他从没想过她不仅私下放走了囚犯,还借给他木棉,并给了他机会阻止他的箭。她的任性只能由他照顾,而他自己只射出一支箭可以拯救自己。

?箭雨之前的夜龙心,新月在心脏前方紧握,整个箭雨都被踢了,他射出的箭被他的手挡住,箭头在他手中箭头被钻了很长时间停止前的时间,他的手掌是血腥的。

? “它受伤吗?”龙之夜的第一件事就是放开手臂,安全地看着月亮的牙齿。

? “我很好。”新月儿不敢看夜龙心。

“兄弟,好吗?”夜明悦追了过来。 “你的手受伤!”她看到他手里还拿着自己的箭,血液沾满了整只手,地上有一大滴,“新月,你为什么?”夜晚并不是一个心痛,它不会与月牙交谈,但这次她觉得新月真的太多了,她不仅伤害了,这是他的手。

? “明月,不粗鲁。”夜龙的心脏轻轻地喝了,陛下满满的,夜晚充满了愤怒但不敢说,“你回去向你的妻子汇报。”

?夜明月愤然转身离开。

? “没关系,我会把你送回家里。我猜你不应该让他死。”夜龙放下了威严的一面,他只有一个温柔的宠物到新月。 “夫人,我会来找你,不要害怕,我是。”

? “龙心兄弟。”在夜龙后面走了一会儿,新月终于忍不住打开了,“我很抱歉。”

?龙龙心继续走,没有回答。

?新月看着他一直流血的手,他的心脏被搞砸了,“我知道你会救我,所以我会飞来阻止箭头。”

?对于夜龙的心脏和嘴唇,自嘲的笑声,没有人知道。

夜晚的比赛是有嘉王朝的守护者。监护权已成为终身的本质和责任。对于夜龙的心,这个噱头是他整个王朝,一生的价值。

? “将来不要再这样做了。”夜龙心将月牙送到房间的门口,站在门边。

?新月看着他傻傻的,看不到他脸上的任何表情,她有点担心她的龙心哥给了她气,但她真的不喜欢战争杀戮,仇恨时代传播他希望有人会永远明白她的。 “在你计算仇恨之前,你必须死吗?”

? “我说我将来无法用自己的生命赌博。我会拯救你吗?”

96

小男孩瑾瑾

2019.07.2419: 46

字数2126

八个风险下雨的箭头

?她被塞了,她的喉咙很紧。

他脸上的霜冻再次融化了。 “去,为了你,我得走了。”

?走廊里很吵,夜龙心和明月夜都有人提起,还找到了隐隐的守卫。

?周云奇掌推,昨天修好的墙再次被推开,他抓住了新月的手,“最后的旅程仍然要你送我。”然后他跳了下来,这次他像飞行一样飞行。保持新月安全在你周围。降落时,您可以用脚趾触地。

? “有马吗?”他看着新月的红脸,黑色和白色的眼睛,盯着他看。

? “是。”在遇到周云怡的目光后,新月慌乱,恢复了凝视的凝视。这是他第三次被冷兵器包围。每当他如此小心,即使是在他昨晚没有失去力量的时候,他也尽力保护她,担心她受伤了。

猛烈的哨声响起后,一匹黑马从远处冲刺。它黑而明亮,强壮而挺直,看起来既骄傲又冷,看起来像冰山之美。他的身上没有马鞍,他在月牙儿的脸上停了下来。

? “这是我的马,它被称为木棉,非常人性化,但野性难以驯服,你可以骑它来看你的创造。”月牙白手舔着木棉舔鬃毛

?追逐士兵的声音越来越严重。

?周云一被他面前的马深深吸引。当他第一眼看到它时,他想起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月牙的火热外观,并将他的弯刀带到了他的愤怒之中。他的手试图将它贴在上面,它舔了舔头,然后避开了。

? “木棉乖乖,把他带出这里。时间紧,不要自豪。”新月与他的脸交谈,然后在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。

? “袁若峰,你无法逃脱!”明夜率被一些守卫追逐。守卫在他们手中有一个弓箭,只是等待在范围内跑,可以采取箭头和拉弓,这个时候不能抓住他我必须把他杀死。

? “美女,冒犯了。”周云一再一次伸手去触摸木棉,他的眼睛正对着它。

木棉不再躲闪,平静而平静,周云怡看到了机会,翻过马,他的腋下是温暖而强壮的木棉身体,等待着背上人的指示。

? “当你到达西边时,记得把它放回去,它就知道了。”新月不愿意抓住马,“善待它。”

弓箭手在范围范围内,快速整齐地排列,设置位置,弓是满的,箭头是在弦上,不得不发送。

? “走!”新月打开木棉,转身面对水云斋的箭阵,心脏纠缠在周云一的脸上。

? “汕头,会有一段时期。”周云珍突然夹住马的肚子,靠在马背上,木棉比箭头飞得更快。

?夜明月难以置信地看着箭头前的新月,看着周云一在木棉上快速飞舞,下唇咬出一丝血迹,她无法命令箭。

?突然间,夜龙心从箭阵后面腾空,一只手上的满月弓已经在等待。

? “阿切尔的箭射向天空。”他命令,所有弓箭手都指向天空的弓箭,然后立即按下箭头和雨,然后向上飞,然后在月牙顶部扫过弧形。在远处,周云奇追了上去,手中的箭龙心中充满了英雄和箭。

? “别!”新月的声音被箭射中了。她舔了舔牙齿,闭上了眼睛,尽力跳到空中,随意试图阻挡那些追逐周云生命的箭。

? “汕头,你疯了吗?”周云眼中的眼角扫过了这个和尚的场景,密密麻麻的箭射向了新月的娇小身体。他只是想阻止木棉,他看到一个比箭头更快的黑暗阴影,并将新月保护到他的怀里。

? “跑木棉,别停!”最后,新月大喊。

?木棉携带周云一的速度加倍了,头不回去了。

?他俯身在厚厚的木棉鬃毛上,覆盖着自己的怨恨表情,虽然他知道黑色阴影能够保护这个愚蠢女孩的安全,但是他的心仍然疼,不恨她的阻挡箭头的人是她自己。

夜龙被新月的运动震惊了。他从没想过她不仅私下放走了囚犯,还借给他木棉,并给了他机会阻止他的箭。她的任性只能由他照顾,而他自己只射出一支箭可以拯救自己。

?箭雨之前的夜龙心,新月在心脏前方紧握,整个箭雨都被踢了,他射出的箭被他的手挡住,箭头在他手中箭头被钻了很长时间停止前的时间,他的手掌是血腥的。

? “它受伤吗?”龙之夜的第一件事就是放开手臂,安全地看着月亮的牙齿。

? “我很好。”新月儿不敢看夜龙心。

“兄弟,好吗?”夜明悦追了过来。 “你的手受伤!”她看到他手里还拿着自己的箭,血液沾满了整只手,地上有一大滴,“新月,你为什么?”夜晚并不是一个心痛,它不会与月牙交谈,但这次她觉得新月真的太多了,她不仅伤害了,这是他的手。

? “明月,不粗鲁。”夜龙的心脏轻轻地喝了,陛下满满的,夜晚充满了愤怒但不敢说,“你回去向你的妻子汇报。”

?夜明月愤然转身离开。

? “没关系,我会把你送回家里。我猜你不应该让他死。”夜龙放下了威严的一面,他只有一个温柔的宠物到新月。 “夫人,我会来找你,不要害怕,我是。”

? “龙心兄弟。”在夜龙后面走了一会儿,新月终于忍不住打开了,“我很抱歉。”

?龙龙心继续走,没有回答。

?新月看着他一直流血的手,他的心脏被搞砸了,“我知道你会救我,所以我会飞来阻止箭头。”

?对于夜龙的心脏和嘴唇,自嘲的笑声,没有人知道。

夜晚的比赛是有嘉王朝的守护者。监护权已成为终身的本质和责任。对于夜龙的心,这个噱头是他整个王朝,一生的价值。

? “将来不要再这样做了。”夜龙心将月牙送到房间的门口,站在门边。

?新月看着他傻傻的,看不到他脸上的任何表情,她有点担心她的龙心哥给了她气,但她真的不喜欢战争杀戮,仇恨时代传播他希望有人会永远明白她的。 “在你计算仇恨之前,你必须死吗?”

? “我说我将来无法用自己的生命赌博。我会拯救你吗?”

八个风险下雨的箭头

?她被塞了,她的喉咙很紧。

他脸上的霜冻再次融化了。 “去,为了你,我得走了。”

?走廊里很吵,夜龙心和明月夜都有人提起,还找到了隐隐的守卫。

?周云奇掌推,昨天修好的墙再次被推开,他抓住了新月的手,“最后的旅程仍然要你送我。”然后他跳了下来,这次他像飞行一样飞行。保持新月安全在你周围。降落时,您可以用脚趾触地。

? “有马吗?”他看着新月的红脸,黑色和白色的眼睛,盯着他看。

? “是。”在遇到周云怡的目光后,新月慌乱,恢复了凝视的凝视。这是他第三次被冷兵器包围。每当他如此小心,即使是在他昨晚没有失去力量的时候,他也尽力保护她,担心她受伤了。

猛烈的哨声响起后,一匹黑马从远处冲刺。它黑而明亮,强壮而挺直,看起来既骄傲又冷,看起来像冰山之美。他的身上没有马鞍,他在月牙儿的脸上停了下来。

? “这是我的马,它被称为木棉,非常人性化,但野性难以驯服,你可以骑它来看你的创造。”月牙白手舔着木棉舔鬃毛

?追逐士兵的声音越来越严重。

?周云一被他面前的马深深吸引。当他第一眼看到它时,他想起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月牙的火热外观,并将他的弯刀带到了他的愤怒之中。他的手试图将它贴在上面,它舔了舔头,然后避开了。

? “木棉乖乖,把他带出这里。时间紧,不要自豪。”新月与他的脸交谈,然后在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。

? “袁若峰,你无法逃脱!”明夜率被一些守卫追逐。守卫在他们手中有一个弓箭,只是等待在范围内跑,可以采取箭头和拉弓,这个时候不能抓住他我必须把他杀死。

? “美女,冒犯了。”周云一再一次伸手去触摸木棉,他的眼睛正对着它。

木棉不再躲闪,平静而平静,周云怡看到了机会,翻过马,他的腋下是温暖而强壮的木棉身体,等待着背上人的指示。

? “当你到达西边时,记得把它放回去,它就知道了。”新月不愿意抓住马,“善待它。”

弓箭手在范围范围内,快速整齐地排列,设置位置,弓是满的,箭头是在弦上,不得不发送。

? “走!”新月打开木棉,转身面对水云斋的箭阵,心脏纠缠在周云一的脸上。

? “汕头,会有一段时期。”周云珍突然夹住马的肚子,靠在马背上,木棉比箭头飞得更快。

?夜明月难以置信地看着箭头前的新月,看着周云一在木棉上快速飞舞,下唇咬出一丝血迹,她无法命令箭。

?突然间,夜龙心从箭阵后面腾空,一只手上的满月弓已经在等待。

? “阿切尔的箭射向天空。”他命令,所有弓箭手都指向天空的弓箭,然后立即按下箭头和雨,然后向上飞,然后在月牙顶部扫过弧形。在远处,周云奇追了上去,手中的箭龙心中充满了英雄和箭。

? “别!”新月的声音被箭射中了。她舔了舔牙齿,闭上了眼睛,尽力跳到空中,随意试图阻挡那些追逐周云生命的箭。

? “汕头,你疯了吗?”周云眼中的眼角扫过了这个和尚的场景,密密麻麻的箭射向了新月的娇小身体。他只是想阻止木棉,他看到一个比箭头更快的黑暗阴影,并将新月保护到他的怀里。

? “跑木棉,别停!”最后,新月大喊。

?木棉携带周云一的速度加倍了,头不回去了。

?他俯身在厚厚的木棉鬃毛上,覆盖着自己的怨恨表情,虽然他知道黑色阴影能够保护这个愚蠢女孩的安全,但是他的心仍然疼,不恨她的阻挡箭头的人是她自己。

夜龙被新月的运动震惊了。他从没想过她不仅私下放走了囚犯,还借给他木棉,并给了他机会阻止他的箭。她的任性只能由他照顾,而他自己只射出一支箭可以拯救自己。

?箭雨之前的夜龙心,新月在心脏前方紧握,整个箭雨都被踢了,他射出的箭被他的手挡住,箭头在他手中箭头被钻了很长时间停止前的时间,他的手掌是血腥的。

? “它受伤吗?”龙之夜的第一件事就是放开手臂,安全地看着月亮的牙齿。

? “我很好。”新月儿不敢看夜龙心。

“兄弟,好吗?”夜明悦追了过来。 “你的手受伤!”她看到他手里还拿着自己的箭,血液沾满了整只手,地上有一大滴,“新月,你为什么?”夜晚并不是一个心痛,它不会与月牙交谈,但这次她觉得新月真的太多了,她不仅伤害了,这是他的手。

? “明月,不粗鲁。”夜龙的心脏轻轻地喝了,陛下满满的,夜晚充满了愤怒但不敢说,“你回去向你的妻子汇报。”

?夜明月愤然转身离开。

? “没关系,我会把你送回家里。我猜你不应该让他死。”夜龙放下了威严的一面,他只有一个温柔的宠物到新月。 “夫人,我会来找你,不要害怕,我是。”

? “龙心兄弟。”在夜龙后面走了一会儿,新月终于忍不住打开了,“我很抱歉。”

?龙龙心继续走,没有回答。

?新月看着他一直流血的手,他的心脏被搞砸了,“我知道你会救我,所以我会飞来阻止箭头。”

?对于夜龙的心脏和嘴唇,自嘲的笑声,没有人知道。

夜晚的比赛是有嘉王朝的守护者。监护权已成为终身的本质和责任。对于夜龙的心,这个噱头是他整个王朝,一生的价值。

? “将来不要再这样做了。”夜龙心将月牙送到房间的门口,站在门边。

?新月看着他傻傻的,看不到他脸上的任何表情,她有点担心她的龙心哥给了她气,但她真的不喜欢战争杀戮,仇恨时代传播他希望有人会永远明白她的。 “在你计算仇恨之前,你必须死吗?”

? “我说我将来无法用自己的生命赌博。我会拯救你吗?”